怪物的心跳

33. 枉执念

天才一秒记住【黑岩网】地址:heiyan.biz

天空之上,晴空万里。

黑鹰,黑鹰在哪呢?

团团围上来的黑蛇倒是愈发逼近。

黑蛇犹如死神恐怖,苏止行策底崩溃,紧闭双眼:“姐,我好怕,我不想死。”

黑鹰,你在哪,快出来,求你了!!

眼看命悬一线,天空中一道黑影如闪电般流泻,围观人都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眨眼间,一只体态雄伟性情凶猛的巨鹰,展翅落在屋瓦之上。

它朝黑压压的毒蛇蜈蚣,张大锋利的尖嘴,目光凶狠,鸣破长空。

霎时,黑蛇与蜈蚣被震得畏惧后退,不想黑鹰不断长鸣震天,招来无数雄鸡,青蛙□□,刺猬,猫等走兽。

而天空上也飞来密密麻麻的鹰隼和黑鸦,四面八方将黑蛇与蜈蚣团团围攻。

场面实在壮观,惊呆围观人群,就连苏木薇本人都被自己招来的飞禽走兽而心惊肉跳。

她望向房瓦上的黑鹰,与那名男子学口技到底是不是梦,她已经搞不清楚,但无论她怎么努力回想,也想不起他的模样。

只记得他异常俊美,言行很是温柔。

身边的人都想她死,唯独他温柔耐心的教她,如果这个世上,他真的存在,苏木薇可能会控制不住对那份救命之恩萌生出感恩戴德。

飞禽走兽的惊人大战持续了小半个时辰。

另一边江赤芫带着白前,赶到慕荷约见的地方,正是苏止行上货的茅草屋。

慕荷找眼线日夜守在苏家附近,发觉此地有异常便通报慕荷前往查看。

慕荷原本想绑了苏止行折磨苏木薇,却发现他运输的药材被人偷梁换柱,便通知了江赤芫。

查看一番后,大概知道苏止行运输的药材被换上了活物,料想会出大事又马不停蹄顺着苏止行的路线到此处。

赶到时,正是苏木薇被毒蛇围攻,男装的慕荷冲上去想救苏木薇,却被江赤芫拉住。

他对慕荷道:“你不要露面。”

他的错误,他自己解决。

就在他刚要现身,听得一声长鸣,很快便见苏木薇招来黑鹰,而黑鹰又替她招来各种飞禽走兽。

黑鹰完成任务,那对赤红鹰眼带着人才有的高傲,展翅高飞,转眼便飞入云层不见踪影。

地面上还活着或受伤的飞禽走兽陆续各回各家。

知县派来的人刚好收尾,将道路清理出来,死了五个蒙面歹徒,和一个瞎眼的老乞丐两名女子,一场惊险总算被平息。

知县起初还怀疑苏木薇让他冲在前面当替死鬼,直到最后一刻才算消除疑虑,第一次见识到苏家大姑娘的厉害,老远就想真心实意对她夸赞一番。

苏木薇望着离去的黑鹰,大步走向她的马车。

延胡索!

轿子里面已然空荡荡,只留下轿壁上的血迹,早已没了他的踪影,口口声声说爱慕她,利用她逃跑可真够绝!

想要再抓住他不知何时。

一瞬间,气恼,疲惫,身体像用尽所有力气扶着马车滑下去。

身后的苏止行在接受知县的询问,赶来的朝颜,还有男装的慕荷无一不想去扶住苏木薇。

一只有力的大手快人一步,将苏木薇稳稳扶坐在驾车位置上。

苏木薇此刻顿觉全身湿冷,脸颊上几缕发丝裹着汗水粘在脸颊,她都懒得动手。

没想到口技也是体力活,身体乏力得很,还有后怕让苏木薇喘息都变得困难,她偏头瞧着是江赤芫。

他低垂眼眸,冷厉地睨着她,像看待一个重刑犯人,不待见的审视犹如寒冰裹挟着苏木薇。

她情不自禁打了一个寒颤,这张脸跟冰块似的棱角分明,高端艺术纵使冻心,也不否认好看。

更让苏木薇清醒意识到,经历恐怖逃生是真实的,而非做梦。

上一世,可没这一茬。江赤芫也是天黑才赶回苏家,而这一世竟这么快就赶回来,或许,很多事情已经发生不同走向导致改变了未来。

苏木薇张口想解释,却发现她说不出声音,只好勉强牵了牵嘴角。

江赤芫查看马匹的缰绳,是被人为的解开,定是紧急关头车夫解了马匹的缰绳一起逃之夭夭。

“马车不能用了。”江赤芫道。

身后白前机灵道:“属下这就去备马车。”

白前说完却被江赤芫接下来的动作做自我反省,有时候做属下的太机灵也不大好。

江赤芫风姿绰约,他的出现逐渐引来异样的眼光,他只想把苏木薇这个错误藏起来,多待一会似乎就会染脏他整洁的华袍。

他让白前去牵来马匹,拿眼神示意苏木薇上马。

他不是不知道苏木薇平日想爬上马背都要有人搭手,何况现在她连喘气都艰难。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我一个演员,一开始没想唱歌》《道影》【怪谈小说】《择日走红》《我在春秋不当王

《怪物的心跳》转载请注明来源:黑岩网heiyan.biz,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席卷天灾其他 / 全本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104万字一年以前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其他 / 全本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58万字一年以前
九章吉其他 / 全本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107万字一年以前
枕着星星想你其他 / 全本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84万字一年以前
假惺惺其他 / 全本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49万字一年以前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其他 / 全本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65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