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咒高dk之间左右为难

15. 发现了(1 / 2)

每月的聚餐,相当于是咒术高专全体学生自愿组建的集体活动。

因为咒术高专的学生太少,根本不存在什么“虽然在一个学校但没有打过几次照面”的情况,大家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关系都还算不错,所以才会提出每月聚餐这种轻松的、促进同期感情的集体活动。

这次的聚餐,因为轮到五条悟请客,所以他大手一挥直接带大家去了五条家名下的产业——一家位于银座的日式料理店。

四个女生在五条悟的带领下直接去了那家日式料理店为自家老板预留的最大最好的包间,而剩下的三名男生则相约一起去买酒,等大家都到齐后,才开始上菜。

从菜品的精致程度就能看出厨师有多用心。不过想来也是,自家家主带人来吃饭,怎么可能不拿出十二分的认真来布菜。

“那我开动啦!”

等菜都上齐,大家齐齐合掌做祈祷状,说完才迫不及待地开始动筷。

“每次这个时候,我才会有五条是五条家家主的实感。”家入硝子夹了一片河豚片,慢慢咀嚼后,咂咂嘴感慨道,“实在是很难想象五条这样的性格怎么能成为家主。”

“当然是因为老子足够强了!”白发少年理所当然地说道。

说完,他还相当臭屁地推了下自己的墨镜,得意地抬了抬下巴,就连头发丝都高高翘起,随着他的动作晃了晃,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看吧使劲看快看看最强的我”的自得感。

餐桌上的大家都对五条悟非常不礼貌的自称和无时无刻散发着的自满免疫了,闻言都没什么反应,继续品尝美食。

只有夏油杰扶了下额头,对他这个非常不礼貌的自称颇有微词,但是碍于现在人多,也不好直接和五条悟说些什么,只能偏头看了眼加茂杏奈,和她交换了一个彼此都懂的眼神,很无奈地耸了耸肩。

黑发少女扑哧笑起来,又怕自己太放肆,欲盖弥彰地轻咳一声,扭头去和庵歌姬说话。

尽管如此,但是这点儿动静还是被五感敏锐的五条悟听见了,他飞快地扭头看过来,胳膊肘搭上夏油杰的肩膀,明明是在不满地威胁挚友,目光却越过夏油杰看向了加茂杏奈:“喂,杰,在悄悄说我坏话吗?”

“我可没有。”夏油杰面不改色,推开五条悟压在自己身上的重量,朝加茂杏奈眨了眨眼睛,“对吧,杏奈?”

加茂杏奈飞快地扬起嘴角,朝夏油杰笑了一下,随后坚定点头:“对!”

白发少年看看她,又看看夏油杰,莫名其妙垮了下嘴角,有点儿不大高兴,却又因为搞不清自己这不高兴的由来,所以只能选择向平时那样响亮地啧了一声,不再说话,回身和面前炸得酥脆的天妇罗作斗争。

“……”家入硝子看了看相视一笑的两人,又看了看正低头吃天妇罗的五条悟,约莫是想到了昨天和五条悟的信息,意味不明地哼笑了一声,倒也没有对这场面发表什么评价,转头又夹了一块河豚片。

与此同时,刚才去便利店买来的果啤也被一年级的七海建人放上了桌。

“因为之后还有安排,所以我们只买了一些果啤。”七海建人这样解释道——往常他们都直接买啤酒。

今天下午有猜谜寻宝比赛,他们一早就说好了,吃完饭后去凑凑热闹。

一年级的灰原雄兴致勃勃地开了好几瓶果啤,先给前辈们满上,才转头给自己和七海建人倒了一杯。

“我就不用杯子了。”家入硝子摆摆手,拒绝了灰原雄倒酒的好意,自顾自地又开了一瓶啤酒,表示她直接喝这个就好了,“就算是果啤,也该直接干才对嘛。”

没错,家入硝子,是一位酒豪。

“来吧,干杯!敬我们好不容易得到的假期!”

“干杯!”

无数个酒杯里,一瓶果汁格外突兀。

五条悟兴冲冲地举高自己手里的果汁,和其他人的酒杯碰在一起,他还特地扭头和夏油杰碰了一下,故意把自己的果汁溅到对方的果啤里,随后若无其事地做回自己的位置,假装自己什么事儿也没做。

黑发少年看着自己杯子里晕不开的那几滴果汁,眼尾抽了抽,本来有些恼,可是他转了转眸,最后只是故作遗憾地叹了口气,用惋惜的声音说:“唉,算了,毕竟悟是不会懂酒的味道的——”

“哪有什么不懂的?我又不是没喝过!”

果不其然,此话一出,五条悟立刻炸了毛,捏紧自己手里的果汁瓶,很不爽地抗议道。

夏油杰看了眼他手里的果汁,微微一笑,用夸张的、非常包容的语气说:“是啊,毕竟,悟是哪怕沾一滴酒都会醉掉的人嘛。”

在场其他人都跟着笑起来。

是的,自诩无所不能的五条悟,也有众所周知的、完全无法征服的东西,那就是酒精。

自从一年级的时候五条悟因为好奇尝试过一次,并且以惨烈的失败告终后,他就对酒精敬谢不敏,再也不碰了。高专的其他人自然也不会勉强,由着他喝果汁吃棒棒糖。

不过呢,在五条悟故意恶作剧的时候拿这件事打趣他,倒是他们很愿意做的事情。

五条悟鼓了鼓腮帮子,撕开一颗水果硬糖送进嘴里,无视了笑得最高兴的庵歌姬,也不再搭理率先开始打趣他的夏油杰,调转矛头看向加茂杏奈,眼尾微微下耷,作出可怜巴巴的样子,非常委屈地撒娇道:“杏奈——你也要和杰一起嘲笑我吗!”

“啊?”加茂杏奈显然没想到自己也会遭殃,她稍稍收敛了下自己的表情,随后抿了口酒,很不给面子地说,“只是事实而已吧,怎么能说是嘲笑。”

这当然不是五条悟想要的回答。

可是,如果让他就此放弃的话未免也有些太没面子了。

他想了半天,努力想些什么恰到好处的、可以让加茂杏奈改变口风的话来,但是又要注意分寸,不能让这话太过分——他还是很明白的,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自己才刚得到了对方“朋友”的认可,如果真的惹恼了杏奈的话,她恐怕不会很轻松地原谅他,那就很难收场了。

尤其是,不能像之前在游乐园的鬼屋时那样说错话了。

五条悟首先排除了“搞什么嘛,明明杏奈酒量和我一样差”这种显然会惹对方生气的话。

虽然这是事实,但是加茂杏奈从来不承认,也不愿意放弃喝酒,每次聚餐,她总会和家入硝子、庵歌姬一起推杯换盏,最后醉得不省人事,被两个女生齐心协力扶回宿舍去。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怎敌她软玉温香其他 / 全本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40万字一年以前
怀娇其他 / 全本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56万字一年以前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其他 / 连载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1519万字2个月前
云鬓楚腰其他 / 连载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37万字一年以前
折君其他 / 全本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128万字一年以前
野性难驯其他 / 全本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57万字一年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