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医

第346章 你为什么打我?

黑岩网【heiyan.biz】第一时间更新《狱医》最新章节。

天海中医院,代表天海中医最高水平。

有华文雄这块金字招牌挂着,中医院上下倍感荣耀。

只是,今天华文雄被难住了,被一个自称“韩医”的家伙,一个叫做朴志国的家伙难住了。

朴志国此刻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皮笑肉不笑地盯着华文雄。

“华老,您可是天海第一神医啊,怎么?这个小问题就难住你了吗?”

华文雄额头上冷汗越多,朴志国心里就越爽。

前一天,刚刚被陈平安压制,今天就把天海第一神医给比了下去,这让朴志国心情无比舒畅。

将来自己还要战胜大夏国第一神医。

将中医狠狠踩在脚下,告诉全世界,韩医才是主流!

韩医才是真牛皮!

韩医才是世界医学的起点!

“唔,这个……这个等一下,我把我师傅请过来……”

华文雄支支吾吾,看着手中的小纸条,臊得老脸通红。

这个病,哎,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啊!

“哦?华老还有师傅?你师傅恐怕得有九十岁高龄了吧,还能走得动道吗?别老糊涂了啊。”

朴志国冷笑讽刺。

这个病例,他研究了很久很久,医学上基本上是无解的。

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都没有答案。

“你休要胡说八道,我师傅他……”

华文雄一听,面色猛地一沉,就要同朴志国理论。

然而,恰逢此刻,办公室的门却被人推开了,华文雄转过头一看,顿时一喜。

“师傅……”

“唔。”

陈平安点点头,目光落在朴志国身上,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

“是你!”

朴志国端起茶杯刚要喝一口,一看清来人,顿时懵了,手里一颤,滚烫茶水落入裤裆。

朴志国疼得原地直跳。

“哟,这不是来自棒子国的韩医吗?我是肾虚,你可别直接把毛给烫没了啊,就你那小鸡儿,够塞牙缝吗?”

酒鬼对朴志国恨意满满。

肾虚之仇,不共戴天!

“你,你是他师傅?”

朴志国脑子里浮现出,昨天陈平安带给自己的震撼,还有羞辱,一时间竟莫名心虚起来。

因为昨晚、今早,朴志国都为李正贤做过检查,也再三跟李正贤确认过,李正贤的偏头疼确实没有再复发了。

“有问题吗?”

陈平安挑眉瞄了一眼朴志国,随手接过华文雄递过来的字条,“嗤”的一声笑了。

“这就是所谓的医学难题?”

朴志国被陈平安的笑容给刺痛了,一想到自己千方百计搞出来的病例,难倒了无数中医西医,甚至一些顶尖高手!

朴志国的自信又回来了。

同时,要顺便找回昨天丢失的面子,最好是能将陈平安的针灸之术给骗出来!

唔,以后针灸就属于韩医了。

算盘打得很响。

“你就不能出点高难度的吗?”

陈平安微微摇头,顺势往沙发上一坐。

“少废话!”

朴志国冷哼道:“今天有能耐,你就解决这个医学难题,而不是在这里呈口舌之利。”

“靠嘴,可治不了病!”

反唇相讥,朴志国也会。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黑岩网】地址:heiyan.biz,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相关小说

折君其他 / 全本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128万字一年以前
温柔瘾其他 / 全本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66万字一年以前
娘娘腔其他 / 全本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59万字一年以前
想入媛媛其他 / 全本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9万字一年以前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其他 / 全本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58万字一年以前
假惺惺其他 / 全本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49万字一年以前